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国金道富投资服务有限公司拟增资扩股的

2017-10-10 12:04

  本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及连带责任。

  ●经国金道富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金道富”)股东会决议,同意以增资扩股的方式接受恒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生电子”)、宁波高新区云汉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云汉投资”)为国金道富新股东,其出资方式为货币。在本次增资扩股中,国金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金创新”)、恒生电子与云汉投资拟签署三方投资协议共同对国金道富进行增资,国金道富注册资本将由5,000万元增至11,000万元,国金创新、恒生电子、云汉投资出资比例分别占增资后总注册资本的75%、15%和10%。本次增资扩股不构成本公司关联交易。

  ●本次增资扩股的增资价格将以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对国金道富出具的中联评报字[2016]第1423号《资产评估报告》确认的国金道富2016年7月31日每股净资产为依据确定,即每股1.1329元。国金创新、恒生电子和云汉投资分别向国金道富增资3,681.93万元、1869.29万元和人民币1246.19万元。

  国金道富成立于2014年7月,代表人石鸿昕,目前注册资本5000万元人民币,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或“本公司”)全资子公司国金创新持有其100%股权。国金道富系一家为资产管理机构提供全方位运营服务的公司。经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四川分所出具的天健川审[2016]552号审计报告,截至2016年7月31日,国金道富总资产为36,503.51万元,净资产为5,395.77万元,2016年1月至7月实现收入3,724.39万元。根据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对国金道富出具的中联评报字[2016]第1423号《资产评估报告》,截至2016年7月31日,国金道富每股净资产为1.1329元。

  经国金道富股东会决议,同意以增资扩股的方式接受恒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宁波高新区云汉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国金道富新股东,其出资方式为货币。在本次增资扩股中,国金创新、恒生电子与云汉投资拟签署三方投资协议共同对国金道富进行增资,国金道富注册资本将由5,000万元增至11,000万元,国金创新、恒生电子、云汉投资出资比例分别占增资后总注册资本的75%、15%和10%。本次增资扩股不构成本公司关联交易。

  本次增资扩股的增资价格将以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对国金道富出具的中联评报字[2016]第1423号《资产评估报告》确认的国金道富2016年7月31日每股净资产为依据确定,即每股1.1329元。国金创新、恒生电子和云汉投资分别向国金道富增资3,681.93万元、1869.29万元和人民币1246.19万元。

  主营范围:金融产品投资,股权投资,实业投资,资产管理,投资管理,投资咨询,财务咨询(不得从事代理记账),企业管理咨询,矿产品、金属材料、建筑材料等。

  主营范围:计算机软件的技术开发、咨询、服务、转让;计算机系统集成;自动化控制工程设计、承包、安装;计算机及配件的销售;电子设备、通讯设备、计算机硬件及外部设备的生产、销售,自有房屋的租赁;经营进出口业务。

  与恒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关系:云汉投资系恒生电子控股子公司杭州云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恒生电子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共同投资的员工持股平台合伙企业,恒生电子董事、监事、高管直接或间接持有其财产份额,云汉投资构成恒生电子的关联法人。

  (一)未来经恒生电子、云汉投资和国金创新协商一致,通过对国金道富进行增资或股权转让,恒生电子和云汉投资可以进一步合计持有国金道富至40%的股权。

  (二)自恒生电子与云汉投资成为国金道富股东之日起五个完整会计年度内,任一方(转让方)如转让其持有的国金道富股权,另一方有权以经评估后的国金道富净资产对应的股权价格收购届时转让方持有的国金道富全部股权,转让方不得收购请求。

  (三)如果自恒生电子与云汉投资成为国金道富股东之日起五个完整会计年度内,国金道富完成公开上市或挂牌交易(包括但不限于深圳证券交易所、新三板等),国金道富股东转让股权不再受上述(二)条款中股权转让的。

  国金道富本次增资扩股,为其业务发展及开拓提供了有力的资金支持,同时恒生电子在基金运营外包业务方面的优势,有利于提高国金道富的市场竞争力。但国金道富的业务发力尚需要时间,因此,预计本次增资短期内对公司不构成重大影响。

  1940年出生的牟其中今年已经76岁了,按牟其中“十年之内就会重建一套商业体系”的构想,届时牟其中已是80几岁的老人了。这已经是人生的晚年了,一切不再是一个80几岁的老人说了算的时候了。届时,留给牟其中的恐怕只能是“壮志未酬”了。

  面对当前房价快速上涨的局面,调控政策宜疏不宜堵。短期内,通过稳增长政策带动实体经济投资意愿,分流地产市场资金是上策。在土地的垄断供应制度不能改变的情况下,房价长期下降既不可能,也更不应该成为政策追求的目标。

  来自人类互助合作天性的分享,要满足一系列条件,才能从小圈子熟人范围内的临时替补性活动,发展成大规模改变生活、商业方式的“分享经济”。关键的一点是,有没有切实可靠的供给,让大规模分享真正变成现实。

  随着产业升级,技术创新,所用的各种基础设施也必须不断完善,各种制度安排也必须不断完善,而一个企业家没有能力来推动基础设施以及法律、金融制度的相应完善,这些必须由协调不同的企业家,或是自己来提供。